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村庄遭水淹20年搬迁喊了十五年仍在计划中图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8:08:36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对岸市区越建越漂亮,我们的房屋却仍在遭受一年多次的洪水围困";"被洪水淹了20年,淹怕了,每年水淹我都哭";"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我们村的搬迁问题就是不解决。"在广东英德,大站镇的东岸咀村和田心村远近有名,不因别的,只因这两个村每年都要被洪水淹几次,而且时常一淹就是一层楼高的水。看着这房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淹成这样,希望相关部门赶紧解决。

·年年遭水淹·

村民家中沉积的淤泥

"对岸市区越建越漂亮,我们的房屋却仍在遭受一年多次的洪水围困";"被洪水淹了20年,淹怕了,每年水淹我都哭";"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我们村的搬迁问题就是不解决。"在广东英德,大站镇的东岸咀村和田心村远近有名,不因别的,只因这两个村每年都要被洪水淹几次,而且时常一淹就是一层楼高的水。两村村民提及此事,无不心酸流泪,政府提出的搬迁计划一拖再拖,更增苦楚。

上一页1234下一页”对岸市区越建越漂亮,我们的房屋却仍在遭受一年多次的洪水围困";"被洪水淹了20年,淹怕了,每年水淹我都哭";"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我们村的搬迁问题就是不解决。"在广东英德,大站镇的东岸咀村和田心村远近有名,不因别的,只因这两个村每年都要被洪水淹几次,而且时常一淹就是一层楼高的水。看着这房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淹成这样,希望相关部门赶紧解决。

·被淹怕了 损失惨重·

被水淹的村庄

"被淹怕了"

七旬老人年年哭

两个村小组属于大站居委会,位于在北江河畔连接英德市区和大站镇的人民桥桥头,现有80多户,三四百人。10月21日,记者来到时,尽管是晴空万里,阳光却也显得暗淡,灰土色是村里大部分房屋的主色调。这些房屋几乎都建于20年前,不仅又老又旧,还随处可见被洪水浸泡过的痕迹。谈起每年的水淹,迅速勾起了村民的心酸和痛楚。

村民莫建华告诉记者,近20年来,每年汛期,村庄都至少被洪水淹没两次。"这两年的洪水算比较小,只淹到一楼的窗户上,前几年的洪水涨到了接近三楼的楼面上。"每年洪水来的时候,全村老少都要停下手头工作,全力应对洪水。村民守在北江岸边,看到洪水快涨到村里时,各家各户就把家具、家电等能搬动的物品转移到二楼,如果看到洪水要涨到两楼来了,又要再把物品搬到三楼。摩托车、电动车及家禽等物品则在洪水涨上来前转移到北江防洪堤上。

有一年,莫建华家的冰箱没来得及搬走,报废了,一楼没搬走的木质桌凳等家具被水泡久后也散架了。莫建华表示,前几年村民都忙于抗洪,放在防洪堤上的东西时常被偷,这两年每年村庄被水淹时,大站居委会派出干部到防洪堤上24小看护村民财物。

"被水淹时,停水停电,吃住都非常困难。"谈起村庄被淹时的生活,村民陈香然有诉不完的苦。她告诉记者,洪水来时,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大水桶用来储水,有一个简易的铁皮炉子用来烧柴做饭。"我在楼顶打着伞烧柴做饭,点不着火,浇点汽油后才点着"。陈香然说,这两年,洪水来时,村里的老人都被干部安排到居委会居住,她则带着小孩到大站镇上的旅馆住几天,家里只留下丈夫看管财物。

对于家境较为贫穷的张珍玉家人来说,生活就更为艰难。去年村庄受淹时,张珍玉由于没来得及转移财物,棉被、衣服全部被淹,后来她哭着去女儿家睡了几天的竹凳。70多岁的张珍宝告诉记者,她老了,洪水来了搬不动东西了,每年被淹时,都很怕,每年都哭。张珍玉表示,只要有一个窝给她,不管搬到哪,她都愿意,"实在被淹怕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对岸市区越建越漂亮,我们的房屋却仍在遭受一年多次的洪水围困";"被洪水淹了20年,淹怕了,每年水淹我都哭";"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我们村的搬迁问题就是不解决。"在广东英德,大站镇的东岸咀村和田心村远近有名,不因别的,只因这两个村每年都要被洪水淹几次,而且时常一淹就是一层楼高的水。看着这房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淹成这样,希望相关部门赶紧解决。

·搬迁喊了15年 没动静·

只剩下房顶露在水面

"太心酸了"

搬迁喊了十五年

10月21日,东岸咀村小组长莫卫明告诉记者,以前村庄有时也会被水淹,但没那么频繁,自下游建了飞来峡水利工程后,两个村就每年必淹。1997年,英德市政府占用两个村共计100多亩的水田修建北江防洪大堤,由于两个村地处防洪堤的外围,洪水的危险无法解除,加上修建防洪堤占用100多亩农田,一分钱没得补偿,两村的村民多次阻挠政府的施工。村民在与政府的协商中提出政府帮忙把两个村搬迁安置到防洪堤里面的要求。当时的英德市委书记多次作出批示,要求相关部门研究方案解决这一问题。

1999年底,当时的英德市东区工程指挥部、大站镇政府与村民达成了解决方案,政府在防洪堤内新征4800平方米土地用于东岸咀和田心两村的新村建设,每户一栋房,户均占地面积80平方米。2002年初,英德市规划部门给东岸咀村新村建设选址颁发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一切看似顺利,但2002年初,英德市委主要领导更换,村民搬迁梦想自此搁浅。

此后,两村村民继续经常上访。2006年,村庄受淹的情况尤为严重,英德市当时新任市委书记为此事作出批示,但搬迁的工作仍旧没有进展。2008年8月,朱光灵再次向英德市委书记反映此事,书记做出批示,英德市规划部门及大站镇随后在2009年提出在英德火车站后面山边新选一处地方建设新村,但村民内部意见不一,有不少人认为位置太偏。

但在村小组干部看来,村民意见是否统一,不是搬迁工作拖延的关键,而是因为,政府每次提出的新村选址,至今仍有别村人耕种着,没被征用,"地都没征到,谈搬迁不现实"。朱光灵说,现在英德大力宣传建设东部新城,大站镇越建越漂亮,他们村却越来越穷,旁边的富人住在漂亮的别墅里,他们年年泡在洪水里。

上一页1234下一页”对岸市区越建越漂亮,我们的房屋却仍在遭受一年多次的洪水围困";"被洪水淹了20年,淹怕了,每年水淹我都哭";"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我们村的搬迁问题就是不解决。"在广东英德,大站镇的东岸咀村和田心村远近有名,不因别的,只因这两个村每年都要被洪水淹几次,而且时常一淹就是一层楼高的水。看着这房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淹成这样,希望相关部门赶紧解决。

·盼望能得到解决·

洪水来临时只好划起了船

"于心不忍"

镇府望本届解决

10月21日,大站镇人大副主席陈佰仲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下游飞来峡水利工程的建设导致水位上涨,英德市要在1998年飞来峡大江截流前建好北江防洪堤,工期非常赶,加上英德当时还没怎么发展,财力有限,不仅没有向村民支付赔偿,还动员村民投工建设防洪堤,这也是两村历史遗留问题的由来。对于前几次搬迁方案为何没能落实,陈佰仲认为,征地是最大的困难。

陈佰仲告诉记者,现在政府已经提出新的方案,打算在防洪堤内征用别村土地安置这两个村村民,正与其他村协商中,但要征的土地涉及100多户,困难重重,目前征地还没实质进展。陈佰仲表示,对于此次方案的选址,村民没有意见,但政府提出节约用地,让农民上楼,集中安置的意见,有一些村民不同意。不少村民坚持参照1999年制定的方案。但陈佰仲认为,这不符合城市发展要求,过几年,这些房屋可能又变为城中村了。

陈佰仲告诉记者,每年汛期看到洪水给村民带来很多不便,于心不忍,政府也想尽快解决搬迁问题。"这两个村也是政府的一块心病,没解决好,我们也不好过。"陈佰仲表示,这个事情历经英德市、大站镇多任领导,"我们希望不要再留给下一届领导"。大站居委会党支部书记胡观全也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作为居委会,也期望能尽早完成搬迁,否则,每年洪水来时,要挂念那两个村;如果出人命,就更交不了差。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租赁水路两栖挖机安徽省马鞍山在哪里

工业蒸汽散热器制作厂家

德国德尔格麻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