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淘汰牛羊送瘟神

发布时间:2021-01-11 16:26:24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淘汰牛羊送瘟神

夏末秋初,洞庭湖水位逐渐下降,露出翠绿的广阔草场。与往年不同的是,这里很多地方没有了牛羊成群的景象。为了明年达到血吸虫病传播控制标准(以村为单位人畜感染率低于1%等),当地政府今年封洲禁牧、淘汰牛羊的力度前所未有。湖南省按照“一村一策”原则制订了达标工作方案,省财政今年新增血防经费4000万元,专门用于家畜传染源控制,吹响了封洲禁牧、淘汰牛羊送瘟神的号角。   发扬“钉子精神”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是湖南省血吸虫病重度流行区,有长江和洞庭湖大堤66公里。记者去年10月到这里采访时还看到,部分洲滩有牛群散放;有的草场上虽然没有看到牛,但是牛脚印和牛粪随处可见,大堤沿线有不少牛棚。而牛羊导致的外洲滩重复感染是制约这里血防达标的瓶颈。要想达标,淘汰牛羊是唯一选择。   该区血防办副主任柳会祥说,截至去年12月底,该区有牛5994头、羊7701只,涉及养殖户465户。今年,省财政支持该区1500万元,地方配套500万元,用于封洲禁牧和淘汰牛羊。3月1日,全区启动封洲禁牧,乡镇成立工作组每日巡堤禁牧,区血防办成立督察队。7月2日,牛羊淘汰工作启动,乡长、镇长挂帅,各部门包村包户,对养殖户一对一做工作。   在湖区,不少农民没有田地,依靠打渔、养牛为生。虽然淘汰牛羊者可享受低保等优惠政策,政府还给予一定补贴,支持他们转产从事其他经营,但是不少人养了大半辈子牛,很难适应突如其来的转变。   “宰杀牛羊就是断人财路。”听到政府要淘汰牛羊,养殖户很抵触。君山区血防办和镇、村工作人员发扬起“钉子精神”:在农户家中软磨硬泡,有的晚上也不走,反复给他们讲血吸虫病和喂养牛羊的关系、对子孙后代的影响、政府的补贴政策等;禁牧人员每天早上4点钟赶到大堤上开始巡查,阻止牛羊进入草场,一守就是一整天。   原则要坚持,工作还要做细、做得人性化。该区西城办事处上反嘴村70多岁的湖昭谊是一位空巢老人,一个人养了10多头牛。村支书刘军伟反复上门做工作,并帮助他联系收牛的商贩、谈价钱、卖牛,直到帮老人把12.8万元卖牛款存入银行。70多岁的熊阳保祖辈三代养牛,儿子有智障,只会看牛。听说再也不让养牛了,父子俩在家哭了两天,最后还是将120多头牛全卖了。政府考虑到其家庭特殊情况,把熊阳保的儿子安排在村里作保洁员,儿媳妇安排进附近的工厂上班。   由于政策落实力度大,截至8月底,君山区已淘汰98%的牛羊。   道路并不平坦   君山区在淘汰牛羊的过程中,特意到100多公里外的常德市安乡县学习经验。安乡县从2005年起尝试在全县范围内封洲禁牧、淘汰牛羊、以机代牛,2011年成为全国第一个基本实现无散养牛羊目标的疫区县。但是当地的淘汰牛羊之路也不平坦。   洞庭湖畔有大片的优质草场。2000年,常德市提出要养100万头牛,为此,政府设立养殖大户奖。当时,我国的血防策略是通过服药化疗和健康教育预防人感染,对牛羊等宿主感染考虑相对较少。2005年,正当养牛开始见效益的时候,血防策略转变为以传染源控制为主——有螺地带封洲禁牧、淘汰牛羊。于是养殖大户奖被封洲禁牧奖取代,谁淘汰牛羊多奖励谁。2011年,安乡县淘汰了5931头牛、6756只羊。   “禁牧对血防的效果很好,一禁牧,就查不到感染螺了。”安乡县血防办副主任朱绍平说,但洞庭湖周边工业少,农民收入和地方财政主要依靠农业和畜牧业,淘汰牛羊的代价很高。虽然改敞放为圈养也是阻断血吸虫病传播的方法,但1头牛1天要吃20多公斤草,圈养成本太高。自2012年起,安乡县又出现了牛羊复养反弹的现象。今年,面临达标压力,该县进一步加大力度巩固封洲禁牧成果。   安乡县的经验是发动群众。朱绍平说,血防人员先到村里去查血吸虫病,一般能查出很多病人,告诉他们得病的根源就在牛和羊身上,于是没养牛羊的人开始出面反对。发动群众非常有效,有不少养牛户顶不住周围人的舆论压力,最后主动找政府问:“优惠政策还有没有?”   朱绍平说,对于防止禁后反弹,安乡县目前已摸索建立了一些长效机制。比如,将封洲禁牧工作纳入乡镇政府的绩效考核。血防办(站)组织巡查,发现牛羊要找户主、村干部,然后通报乡镇政府,给1周时间解决;1周后处理不到位的,血防办向县委督查室汇报,县委派人督办;1周后还解决不了的,全县通报,分管县委副书记介入,直至县委书记过问。政府还将洲滩草场承包出去搞种植。   朱绍平说:“希望用3年的时间禁牧、引导转产,大家会逐渐改变生产、生活习惯。”   引导养殖户转产是关键   君山区广兴洲镇黄安村夹在洞庭湖和长江之间。9月中旬,村外长江大堤下是一片宽阔翠绿的草场,再远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村民张威就住在江堤边,8月以前,他还是当地有名的养牛大户。   “他们从我开刀。”张威说。8月14日,他面对区卫生局和镇里来的工作组率先表态,卖掉自己存栏的全部380多头牛,从此不再养牛。(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张威养牛是子承父业,父亲是晚期血吸虫病患者,他自己也曾感染过。对于养牛与血吸虫病的关系,他们都很清楚,但是以前“为了生计,顾不了那么多”。他们村80%的人感染过血吸虫病,晚期血吸虫病患者有40多人。   “大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不养牛了该做什么,大家有些迷茫。”养了11年牛的张威现在50多岁了,再转行不容易。他家养牛的牛棚、设备等价值好几万元,现在都闲置了。   当地政府对淘汰牛羊的养殖户给予补贴,每头大牛1200元,小牛700元;大羊500元,小羊300元。加上卖牛羊的钱,养殖户手头会有一笔数目不小的钱,政府希望他们能够转产从事其他经营。   张威卖掉牛后养了5000只鹅,但是并不顺利。一开始养就赶上天热不下雨,一夜之间就死了几十只。“养牛容易,而且利润高得多。草场这么好,放在那里浪费了。”张威还是很怀念养牛。   引导养殖户转产,是政府推进淘汰牛羊后必须面对的问题。在张威家附近的江堤内,一片草场已经被开垦出来,承包出去准备种植经济作物。按照君山区政府的设想,利用当地自然资源和条件进行特种水产养殖、经济作物种植、农产品深加工是方向。养殖户也希望政府能有一些扶持转型的优惠政策,帮助他们度过迷茫期。君山区一位副区长表示,研究和支持养殖户的产业转型已经纳入政府的重点工作,“今年勒紧裤腰带,也要把转型基金搞起来”。   由于起步较早,安乡县在这方面已经摸索出一些经验。如,将洲滩草场改种芦苇比较有效,芦苇是造纸原料,一吨可以卖300元;对外承包洲滩,承包人有的取土开砖厂,有的挖池塘养珍珠、鳝鱼;政府把淘汰牛羊的养殖户名单交给当地农业银行、信用社,在贷款上给予优先、优惠,同时要求农业、畜牧部门提供种植、养殖的技术支持。   湖南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副所长任光辉说,君山、安乡是湖南血防整县淘汰牛羊控制传染源的试点。但是,洞庭湖区堤线超过1400公里,存栏牛羊达到19.6万头,全部淘汰势必影响湖区农民收入和经济发展,同时还需要财政巨额资金支撑,后期监管、防止反弹等任务将十分艰巨。

天水公务员考试

尚浩宇老师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准考证打印时间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职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