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周刊雅虎内部危急

发布时间:2020-03-10 11:18:29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中介交易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技术大厅

雅虎内部的代理权争夺战火药味愈来愈浓。一方是咄咄逼人的大股东卡尔伊坎(Carl Icahn),一方是被动应付的雅虎领袖杨致远。矛盾发展到伊坎要改组董事会,向杨致远夺权的地步。雅虎公司在两度推延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后,6月3日不能不宣布,定于8月1日召开股东大会,由股东投票决定是不是由伊坎接收雅虎的董事会。

目前的争辩,形式上围绕雅虎整体还是部份出售,实质是围绕雅虎的战略方向。

默多克小视了雅虎争夺战

默多克认为,卡尔伊坎发起的意在控制雅虎的代理人大战将会失败,不过,这会让伊坎赚得数亿美元。这有点小视了雅虎的股东,仿佛雅虎股东造反仅仅是为了几个小钱。

雅虎股东造反由来已久,可以分为几个重要阶段:

第一阶段,以谷歌超过雅虎为标志。股东开始质疑:雅虎出的问题,到底是方向问题,还是操作问题。矛盾发展为股东大会炮轰CEO塞梅尔(Terry Semel)。我当时认为,与其说是针对塞梅尔,不如说是针对塞梅尔的后台杨致远。但形式上毕竟还没直接与杨致远冲突。

第二阶段,以去年6月18日换将为标志。当时,杨致远为停息众怒,换掉塞梅尔。自任CEO,但实际重用德克尔。而我当时认为,德克尔不过是另一个塞梅尔。这意味着杨致远谢绝了股东调剂方向的意见,只不过形式上没有直接与股东冲突。

第三阶段,以微软再次提出收购雅虎为标志。1年来,由于杨致远拒不调剂方向,只在操作层面修修补补,情势进一步恶化。在微软第二次求购的外因刺激下,终究致使杨致远与大股东的冲突公开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量股东要求出售雅虎,与其说是为了趋利,还不如说是为了避害。

伊坎已把造反的纲领说得很清楚:

我计划请求新董事会聘请一名有才能、经验丰富的CEO(力争复制埃里克施密特在谷歌的成功),由他取代杨致远,而杨致远则回归雅虎领袖的角色。事实上,雅虎前任CEO特里塞梅尔(Terry Semel)被迫辞职后,很多人都认为杨致远只是临时CEO,暂时执掌雅虎直至新CEO就任。

请注意,这里假定的情形中并没有微软,完全是雅虎自己清算门户。诉求的实质,是回到六一8这个转折点,重新来过。具体来说:否定杨致远以操作代替方向的线路;转向以方向调剂解决操作问题的线路。所谓方向,就是力争复制埃里克施密特在谷歌的成功。

我在《雅虎的新选项》中分析了备选方向的具体内涵,现在看来杨致远有点爱莫能助。仍在躲避最关键的一件事情:战略方向调剂。这对目前正在观望中的第一大股东,明显不是个好消息。

默多克只看到了伊坎一股权势不足以控制雅虎代理人,还没有斟酌过更多大股东加入造反这类严峻情势。雅虎的大股东还包括Capital Research、Legg Mason、David Filo、杨致远、Barclays Global、花旗集团等。其中Capital World Investors持股比例从5.2%提高到10.1%。大股东的观望,对雅虎是定时炸弹。其能量,最少把德克尔干掉是绰绰有余。

Legg Mason 方的哈格斯多姆(Robert Hagstrom)代表了观望者的小九九:我们的态度取决于伊坎一方提出什么样的主张,和雅虎计划同微软或谷歌建立甚么类型的合作伙伴关系。我只对可以创造股东价值的计划感兴趣。

为何演变成整体与局部出让之争

本来是雅虎内部的方向派与操作派之争,加入微软这个因素后,方向与操作之争,扭曲变形为整体出售与局部出售之争。为何这样说呢?

我们首先需要洞察三个障眼的迷雾,分析其中不诚实的因素何在:

第一个迷雾是雅虎与谷歌的合作。雅虎在微软和大股东两面夹击下,急急忙忙要公布与谷歌在搜索引擎广告方面合作的进展。我认为这个进展是不诚实的行动。雅虎与谷歌的全面合作是没有可能的。只需要认清一点:微软购并雅虎,可以在网络搜索市场占据30%的份额,这不会遇到反垄断的问题;而雅虎一旦与谷歌兵归一处,将构成搜索引擎市场的绝对垄断,一定会遇到反垄断调查。谷歌的真正意图在于拖住微软的收购步伐。雅虎的意图一是借谷歌的想法,拖住微软的收购;2是为了离间Capital Research、Legg Mason这样的股东与伊坎的关系,避免他们步调一致,在造反时共振。

第二个迷雾是报价。杨致远现在宣称,股价公道就可以卖,是真的吗?雅虎早先的态度,是不管微软开价多少都不卖。作为杨致远的心情和态度,是可以理解的。但从股东价值上,却是非理性的。如果股东想法一致,倒无大碍。问题是,在股东屡次造反的背景下,这类态度会给微软造成可乘之机。杨致远调剂为报出微软难以接受的高价,实际与开价多少都不卖,是一样的。但这样1调剂,对股东的攻击,就建立了一面挡箭牌。但是,购并压力再大一点(如雅虎股价下跌,或微软重新收购),这类说法就会不攻自破。杨致远现在推出毒丸计划,对微软收购进行狙击,就被打回了原形。伊坎表示:雅虎怎样可以一边宣称成心谈判并出售公司,同时又在瞒着所有人的情况下破坏谈判? 他坚决反对毒丸计划,这也是他为8月1日造反准备的一条。

第三个迷雾是微软不想全面收购。杨致远现在拿微软的态度,反过来对付造反的大股东。杨致远现在摆出一个高姿态,不是我不想出售雅虎,而是微软不准备全面收购雅虎。背后隐去了两个事实真相:一是杨致远出高价在先,微软退出全面收购在后,因果关系的前后是很清楚的。二是杨致远的底线是部份收购,这样可以确保他最低限度的独立性,这是全面收购所没法保障的。部份收购还有一个秘而不宣的作用坚持六一8线路不动摇。

伊坎针对杨致远的做法,6月6日致信雅虎董事会主席罗伊博斯托克(Roy Bostock),敦促雅虎以每股34.375美元的价格(总价约495亿美元)出售给微软。他不惜通过争取股东的拜托表决权以取得对股东大会的控制权,终究到达改选董事会等目的。伊坎为何坚持全面收购,而不认同杨致远的局部收购呢?由于他担心杨致远借微软来压抑雅虎内部矛盾。这样一来,实质问题就暴露出来:还是雅虎到底要不要全面调剂战略方向的问题。全面购并后,杨致远失去话语权,全面调剂才有希望;如果只是局部购并,必将又复归六一8以来的操作至上线路,由于微软在收购之初,对雅虎只能听其自然。

雅虎的内部危急在于一个根本性的矛盾:雅虎股东要打倒雅虎领袖,是由于领袖的方向不对;但打倒了雅虎领袖,又提不出新的方向,雅虎就会堕入恶性循环。说一句力争复制埃里克施密特在谷歌的成功容易,但大股东们如果看不到谁可以充当这样的CEO,就不会真正信任伊坎。这就是伊坎的软肋。伊坎就是将来真能把雅虎卖给微软,这个问题还将在更大范围发酵。本文由供稿

成都到鹤壁物流

成都到呼和浩特物流专线报价

东莞托运汽车到成都要多少钱

汽车托运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