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北一厅官退休20年仅用3次公车每月车补成摆设服装

发布时间:2019-09-12 01:11:20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湖北一厅官退休20年仅用3次公车 每月车补成摆设

昨天早晨6点,武汉纺织大学南湖校区纺大社区,82岁的贺经平扶着老伴余永曼出门了,门房大叔热情地打招呼:“贺院长,又去医院啊!您这是何苦呢?有免费车不坐……”贺经平笑笑回应,小心搀扶着老伴,站在学校门口拦的士。门卫说的“免费车”是指学校的公车,贺经平1987年至1996年曾任武汉纺织工学院(武汉纺织大学前身)院长,属正厅级干部。据规定,退休院级干部每人每月可免费用车150公里,但退休20年来,贺经平只用过3次公车。老伴有重病不能坐公交“那老头的衣服全都是地摊货,买个菜还要讨价还价,你说他会算计过日子吧?可他有公车又不坐,非要自己掏钱打的。”采访中,街坊们这样评价贺经平,有些人背后还叫他“苕院长”。堂堂正厅级干部穿衣还买地摊货?武汉晚报记者见到贺经平老人时,先前的一丝怀疑就全消失了。贺老穿着一件灰色夹克衫,记者问他多少钱买的,他说花了50元。随老人走进纺大一栋老式家属楼四楼的家里时,记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像一个厅级领导干部的家呀?2室2厅,不到100平方米,因为年久失修,墙面漆脱落了大半。家电家具全都是上世纪的样式,电视机笨重老旧;沙发,扶手都磨得发白了;还有一台转起来吱呀呀的缝纫机,老伴余永曼说,那是她给贺经平做衣服用的。“除了我做的衣服,其余都是他在地摊买的,最贵的也不超过100块钱。”余永曼说。记者在衣柜里翻找了半天,发现老人最好的衣服是一件穿了近40年的羽绒服,已经洗得看不出颜色了。余永曼1967年就被诊断出患有肾炎,后恶化成尿毒症,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贺经平带着她四处求医。“那时交通不方便,有一次去花山,我们搭船过去来回用了一天时间;后又坐车去应城、黄冈等地寻土方,从没坐过学校的公车。”余永曼说,当她舟车劳顿筋疲力尽时,她也会对丈夫有车不用有些抱怨,贺经平却反问她:“小车是学校派给我们做事用的,你又没为学校办事,凭啥用车呢?”花了4万元的士费2006年开始,贺经平每周要带老伴到武警医院做3次透析。儿子在国外,女儿也因尿毒症换了肾,基本不敢让她出门。贺经平身体还好的时候,每次出门就用轮椅推着妻子从楼下到校门口打的。“她这病坐公交车不行,怕万一一个急刹出事。”贺经平说,他一个人出门,多半是坐公交车和步行。根据老人的介绍,记者粗略算了一笔账,从纺大到武警医院打的来回是64元。按最保守的每周两趟,一个月八趟就得花500多元的士费,一年就得花6000多元。最近两年,学校附近一家医院引进了透析设备,不需要打的了,但此前他花的的士费就超过4万元。余永曼病退工资不高,虽有医保,但常年透析,每月要吃10多种药物,花费不少,这笔的士费可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呢。“他们老两口的日子过得真挺难的,当然说出去别人也许不信,再怎么说也是个院长。”邻居孙大妈说。我不是从来没用过公车贺经平家住4楼,没有电梯,上下楼是个大问题。老伴有时发病没法走路,自己年纪也大了背不动她,邻居好友建议他叫公车,请司机帮忙背,学校也开展了“回娘家”活动,要求退休前所在单位做好服务,还提议,若老领导实在不想叫车,可以让学生志愿者帮忙背余永曼,但都被老人婉拒了。“麻烦他们不好,学生们都有自己的功课,看病也不是一次性的工作,时间也不好把握,我能自己来的就自己来吧。学校对我们的关心已经足够了,不能再提要求了。”老人找到食堂工作的刘师傅帮忙背老伴,每次上下楼给刘师傅40块辛苦费。刘师傅有时不要,贺经平就“威胁”他:“你不想帮忙我就再去找别人。”“如果你老每个月坐150公里的免费公车,不是可以节省一笔费用吗?你为什么不坐呢?”对于街坊们说他“从来没用过公车”的说法,记者想求证一下,于是便这样问老人,不想这个搞了一辈子学术的老人较真地伸出3个指头纠正:“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我用过3次车。”老人主动3次叫车的经历,纺大离退休工作处处长卲保章记得很清楚。“不是病在床上起不来,他才不会叫车。”原来,4年前,贺经平因为心脑血管病中风了,躺在床上个把月不能动,可老伴那年病得最严重,透析不能断,不然随时威胁生命。贺经平很着急,只能向学校求助。就是这段时间,学校的公车3次送余永曼到医院。贺经平的病稍微好一点,他就坚持自己送老伴去医院了。行为感染了身边许多人武汉晚报记者在该校后勤集团问小车司机们认不认识贺经平,他们回答说不认识。“用车的离退休领导家住哪儿,常去哪儿我们基本都熟悉,但这个领导我们连名字都没听说过。”司机陈方泽说。纺大离退休工作处党总支书记龙艳告诉记者,老院长的行为感动了身边许多人。以前有个别老干部,买福利房、用车都会跟单位提意见,嫌弃房子小了,嫌弃车子不好,接送不及时、补贴太少等问题,今年评“感动纺大”,看到老院长的事迹后,一些老干部很久没说话,之后再也没跟学校提过其他要求。贺院长工作时的“搭档”、原武汉纺织工学院党委书记章默英昨天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和贺院长共事近10年,贺院长从没跟学校提过任何要求,也不会占公家一分钱便宜。武汉纺织大学党委书记尚钢2006年到纺大工作后,每年都登门看望贺老,给老人送困难补助。“每每问及他有什么困难时,贺老都只谈对学校发展建议,对个人困难只字不提。”尚钢说。不会开车让妻子受苦了记者:公车是学校给您的正常福利,您却不用,不担心有人说您矫情、作秀?贺经平:我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还在乎这些虚无的东西干啥?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我们那一代人都是这样的性格。记者:这么多年来,一个人照顾老伴,的士、公交、步行辗转奔波,会觉得苦吗?贺经平:说实话,有时候会很疲惫,但我从没觉得苦。每一次能从死神手里抢回老伴,我都觉得特别骄傲。我现在后悔的就是年轻的时候自己没学会开车,不然她不会跟着我受苦。有时候冬天或者高峰期,拦的士要等好久,现在年轻人用手机打车,我也不会。不过,现在光谷有一家中医院也能透析了,这就近多了。记者:您年纪也大了,如果以后身体不方便了,孩子也不在身边,有需要的话还是叫车吧。贺经平:我能自己解决一天就坚持自己解决吧。实在走不动了再说。

金价京城金价年内七降大妈沮丧称留给儿媳妇

从严从实持续推进作风建设

商务部出口形势不乐观今年贸易顺差将大幅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