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众机构集体自查金融监管去杠杆化高潮迭起

发布时间:2020-03-26 17:06:59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本报记者 王楠溪

环球企业家记者 沈旭文 贺颖彦 北京报道

4月19日晚间,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称,针对媒体报道“易方达债券基金经理马喜德涉嫌在银行任职时和同伙挪用35亿”事件,初步核实马喜德因其个人行为已被公诉并经法院开庭审理,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决定暂停马喜德基金经理职务。

四天前,万家基金管理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邹昱因个人违规行为被传带走调查。此后几天,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杨辉、齐鲁银行资金营运部徐大祝也相继被指已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陈年旧案亦被摆上案头。除了马喜德,前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也传出因涉债券市场违规于2012年底被抓,至今未归。

随着银行间债券市场丙类户“代持养券”灰色利益链的曝光,北京、上海等地的券商固定收益部门都在协助债券交易排查范围内。同时,包括宁波银行在内的一些中小银行也已展开内部自查,对可疑债券交易进行情况说明。

这一系列事态演变,不得不让固定收益圈子的从业人员人人自危,深恐引火烧身。如同半只脚陷进了沼泽地,但却不知道何时会被看不清的手拉下去。甚至有人认为万家基金邹昱被抓乃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

但据记者调查,整顿银行间债券市场并非由邹昱事发才开始。有迹象表明,从今年3月初,交易商协会就已开始对银行间债券市场进行整顿,且并不仅限于“代持养券”。

两家银行曾接受训勉谈话

对于大部分银行间债市参与者来说,监管形势及动向的不确定使很多人已成惊弓之鸟。

“领导非常重视,特地交待对本行的一些头寸进行整理,要求近期尽量少替别家代持。对于在周期中的券,也要注意合规性,尽量到期收回。”一位江苏城商行交易员称。

此外,至少包括两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两家上市城市商业银行、三家大型券商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已经对债券业务展开全面自查。

一位上海券商固定收益部总经理表示,内部展开的自查由合规部门发起,重点是是否有与丙类户做过交易,代持券的具体情况,包括期限、利率等。不过,迄今为止,该券商,“并未接到来自证监会或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任何关于此事的通知。”

不只券商,据多位基金业人士证实,部分在固定收益市场份额较大的基金公司,同样展开了程度不同的自查工作。但沪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总经理表示,目前未听闻除邹昱外,

有其他沪上基金公司债基基金经理被调查。

事实上,交易商协会的官方网站一直在其“债务融资市场自律管理自律处分”一栏公布相关处分通知。

值得关注的是,近日,华夏银行、建设银行都因作为主承销商未能及时督导发行人合规披露相关信息,而按受训勉谈话等。除此之外,自2011年有处分信息披露至今,仅有恒丰银行一家接受过该处罚。

根据3月13日的处分通告,华夏主要源于作为“12云煤化CP001”主承销商,发行人云煤化工在债务融资工具存续期内,存在募集资金用途变更比例较大但未合规披露的情形。

而建行情形较复杂,作为“12石河子CP001”主承销商,2012年10月,其发行人石河子国资在债项存续期间,将其持有的子公司新疆石河子造纸厂100%股权进行无偿划转时,未能及时向市场披露相关信息,且在股权划转事项尚未获得审批的情形下便不再将石河子造纸厂纳入合并报表,导致定期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准确。

这些被处分的原因皆因“未能按照有关自律规定”。而据交易商协会内部工作人员介绍,“协会本身只是在民政部登记之下的民间组织。有关会员规定的出台,都是上报到央行、银监会等监管机构批准,然后我们再发布,并不具备法律制定权力。会员进行交易皆靠自觉履行之前申报会员准则和自律声明。”

而对于记者质疑“如何确保市场有序进行”时,对方表示基于“市场化”的原则,依靠会员登记时上传到交易商协会系统里的资料,会定期进行抽查。若有发现违规,则会进行不同程度的处罚。轻则训勉谈话,重则暂停交易资格。

某国有大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对“持债养券”发表看法称:“此前并未有听闻‘代持’违反了相关规定,但一旦涉及到个人利益,我想可能问题还是出在监管制度的设计上。”

多部委介入调查

据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此次监管风暴或始于2012年二季度,最早介入调查的并非是直接管理债市的三大部委——央行、证监会与发改委,而是过去较少介入资本市场监管的国家审计署。

“至于此次审计署介入债市的动因,可能与2009年的内蒙国债招标弊案以及湖南某家城商行的债券违规案件有关。”上述消息人士称。

审计署调查的重点,正是长期存在灰色区域的银行间债券市场丙类户,而调查的路径则是对交易登记结算系统中所留存的丙类户开户及交易信息进行全面筛查。

据该消息人士透露,此前已被警方控制的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杨辉,在一定程度上“即是因为其妻子名义开设的丙类户”被调查人员注意,进而导致个人利益输送行为被发现。

而万家基金邹昱、齐鲁银行徐大祝等人的事发,则可能由一家中型银行类金融机构债券业务负责人所牵累。据一位接近审计署的消息人士指,虽然万家基金属于中小基金公司,但在固定收益领域市场份额颇大,其主要交易对手主要为城商行、农信社省联社等中小金融机构,“他们这个中小机构的圈子里有人出事,邹昱就被牵出来了”。

2013年一季度末司法介入后,这场债市监管风暴进入全新阶段,即由此前的市场违规行为查处,逐渐转入刑事犯罪调查,行动进一步升级。

一位接近公安部经侦局的人士称:“事发债券市场,若只是一般违规操作,经侦局肯定不会介入。而多部委协同应该是更高层的意思。”

然而,在4月4日杨辉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在业内流传之际,多数固定收益板块从业人员也并未意识到,这将是一场全面监管行动进入高潮的信号。

“杨辉被抓后几天,我就知道这个事了。但当时真没想到是大行动,还以为就是他个人犯了点事情。”一家保险系券商固收部门人士表示。

在1月初,央行金融市场司曾召集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上市城商行及一家政策性银行金融市场部门负责人,就债券交易业务召开专门会议,要求各银行“守住道德底线”,杜绝违规行为,并排查风险漏洞。

一家中型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称,当时,是次会议并未引起大家的重点关注,不少参会银行视其为央行的“例行提示”。“现在回想起来,这次会议的时点很微妙。”

但对于此前坊间盛传的“国开行被约谈”一事,则有来自银监会内部的消息表明这是银监会方面的行为。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任何证据证明证监会、央行参与了前期的调查行动。据最新消息,在下周三,央行将召集各银行,针对目前债券市场暴露出的问题进行专项部署。而据媒体报道,证监会也于近期下发通知,要求各家机构在下周将全部代持的券明细上报,证监会将展开专项核查。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作为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自律管理组织,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并未参与到审计署主导的相关调查中。

而据媒体报道,目前还在接受警方调查的,还包括某国有大型银行上海交易中心相关人员、某券商固定收益部相关人员,以及某大型股份制银行及其该银行下属某大型基金公司相关人员等。

“去杠杆化”监管启幕?

“去年不少债基业绩都很好,这其中不排除通过养券回购做高收益的情况,但因为一个邹昱,就把其他债券基金管理人视为怀疑对象,并不公允。”该总经理表示。

但他和其他两位基金公司高管也担心,目前愈演愈烈的债市监管风暴,会极大影响今年基金公司新债基的发行。据悉,一家深圳公募基金公司已经临时叫停了一款新债基即将开始的营销募集工作。

尽管市场上传出央行可能全面整顿银行间债券市场以及有可能禁止“代持”并取消“丙类户”的消息,但据记者核实,截至19日,央行及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均未有明确所谓“整顿银行间债市”的文件。而所谓禁止“代持”以及取消“丙类户”的说法,在多数业内人士看来,也不大可能成为未来监管升级的趋向。

事实上,丙类户本身在诞生之初,也曾被视为金融创新的重要举措,相比于要接受严格监管和风控的甲类及乙类账户,丙类账户灵活性更好。丙类账户起到了活跃交易的作用,一位私募债券基金经理表示,“有些时候也会在承销阶段就介入,承接一些不那么容易卖出去的债券。”

但与交易灵活性相伴随的,正是丙类户所存在的较大灰色空间。这也正是本次调查机构从丙类户切入的重要原因之一。

截至目前的主要调查集中在债券一级半市场,即从债券发行到上市前这一中间时段所存在的违规行为和利益输送上,“券商内部还是比较担心,检查会不会扩大到一级发行承销市场”,另一位上海券商固定收益部中层人士表示。

非金融机构投资债券市场的丙类户,在2010年富滇银行事件中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2011年11月,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要求商业银行暂停并清查债市丙类户垫付资,无实际资金往来的撮合及代持三项业务。

一位出身保险资管机构的基金业资深固定收益业务人士则表示,监管机构可能进一步强化丙类户开户人的身份审查,未来各机构合规部门对涉及丙类户的交易,也可能采取更为严格的定期核查制度。

而对“代持”行为,一位国有大型商业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就指,作为一种人民币债券业务市场上的特有现象,“目前没有任何规定,明确说‘代持’就是违法违规的”。

目前,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亦有质押式回购及买断式回购等一系列方法可以实现类代持目的。不过相比之下,代持因其不需要先买入债券,债券资质要求灵活等一系列优点,成为债券市场上机构交易员扩大交易杠杆的首选。

“代持是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一个手段,对促进市场债券流动性,放大杠杆以获取收益非常重要,不能妖魔化代持这一行为,也不能妖魔化银行间债市。”前述上海券商固定收益部总经理称,“个人用这个行为为自己谋取私利另当别论”。

“从目前的监管形势和力度来看,代持更加规范化甚至暂停都是有可能的”,前述私募债券基金经理表示,“不过为了提升市场活跃度,势必要降低回购标准,或开发新的债券衍生品品种以满足这种市场需求”。

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金融市场部的资深交易员认为,即便全面禁止代持或者取消丙类户,“也不是天塌下来的事情”。但对于“历史形成的问题”,“一刀切”则是不易接受。

当然,更多的业内人士提醒,如果将“代持”或“丙类户”列为未来强化监管的重点方向,则有舍本逐末之嫌。“个人用丙类户牟利只是疥廯之疾,真正的心腹之患还是政府兜底的市场共识,有这样的市场,本该由代持者承担的风险才会消弭殆尽,后面的乱象才有可能大行其道。”

尽管风暴未止,但前述基金公司总经理或许表达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尽管问题很多,但依然更看好债市。”

(21世纪经济报道)

哪些因素会引起性功能低下

长春白癜风专家讲解中医如何治疗白癜风

昆明中研甲状腺医院钟祎专家介绍甲状腺结节临床症状有哪些呢

痤疮可以通过哪些方法治疗